返回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第002章 不要让建奴逃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2章 不要让建奴逃走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刘招孙丁,踏,沿途丁凶神恶煞,忙让

纷纷扬扬丁兵铠甲,泛

“待!”

丁轰诺,嗜血

兵麾下一丁,随,征鲜、播州,

奴贼,刘綎丁。

刘綎,兵皆此。

一致为:蒙古疥鲜疾,击,旬便

杜松塘,刘招孙握刀柄,余瞟箭杀亦

刘招孙使退

穿胖袄,棉甲,盔,刘招孙式。

为首塘兵令箭,刘招孙

找刘!刘兵为?!”

刘招孙环顾,注刀鞘,握刀

繁忙!某乃兵麾下刘招孙!?阻挡!”

忙摇:“随,杜萨尔浒击溃奴,旗、善,阵斩皇吉,努尔哈赤败,杜,”

“杜令,让兵,奴,毋使奴贼一!”

便,神,隐察觉

沉,桀骜辈,凭一令箭,,皆为兵,为

刘招孙稍稍静,催匹,

奴!奴贼竟堪一击,杜兵威武!威武!!本禀告父,让兵,兵,,扫犁庭!宰努尔哈赤!”

,脸谢,忽

兄弟凡赶兵送返一趟,辛苦,歇息,款待!瞒,昨野猪,野猪皮扒吃!酒够,”

,脸凝滞,,显

旗旗下鼎鼎顺驸李永芳,宽甸,杜松旗,为刘綎让镶蓝旗敏一。一颇为顺哨探稀疏,零星掉,

“刘!晚奴贼哨,误担待!”

使,扬鞭催

“慢甲,寒冷补充,杜兵爱惜,咱棍?!”

刘招孙退

刘招孙,神像

甚!阻挡塘!”

围,纷纷配刀,围拢丁,

刘招孙一挥,黑洞洞,站

,一,奔波息,铠甲鲜,毫伤,刘招孙?”

?!”

,刚冲,刘招孙喊一

!”

弦嗡嗡震便,箭簇背惯留下箭羽棉甲

丁纷纷箭,刺猬,,跌落下。

!谁杀谁!”

围拢剩余,刘招孙

“投降免!”

,掀盔,底下赫脑袋脑勺钱鼠尾辫。

?!”

丁一惊呼,狞笑,

掉,索一搏。

“留下!,”

嗖嗖跪倒,双弃抵

“搜!银审讯!”

,刘招孙丁:

西刺探,奴踪迹,禀告!”

丁驱匹,踩踏

,刘招孙押夷,

父,孩奴贼,假扮杜松兵,跑令,,妄!”

刘綎剑,扫奴斥,此摘下,鞭。

杜松令箭摆斑斑血迹。

刘綎猪尾巴辫令箭,眉刀疤

下,,怒

“杜疯一箭?”

此焉败!”

?驻扎?杜兵尸吗?”

刘綎毕竟杜松、溃败震惊,便静。

努尔哈赤狗贼下一楚,,李。奴贼下一

父,杜松轻敌冒龚念留岸,渡河,渡河兵,凡,另一萨尔浒,皆围,便防守密,奴,败杜松供述,,伤……”

兵神败仗,像杜松便奴贼此,评估努尔哈赤

刘招孙察秋毫,杜松、

宽甸,士,稍慎,便溃败。便,杨镐

若继续,怕努尔哈赤

“杜松败,咱弱,退?”

刘綎完,刘招孙便谋略

父,兵云,停止,鼓舞士,择一险扎营,修筑营垒,挖掘壕,让阵,浙兵箭,架梁哨探,绝奴贼刺探!奴贼,奔波便兵,困乏,咱逸待一击,失,未援,让辽兵侧击西侧,坚守,奴贼溃败!”

刘綎仔刘招孙,刚杀血迹,此刻杀腾腾,策,频频点,颇为欣慰,此

鼓舞士?”

刘招孙斩钉

“为兵士粮饷,忠君爱·····”

刘綎脸,忠君爱兵饷嘛,拖欠兵,镇,拖欠

沉默良,终

“杜松、溃败,袭击,破绽,虽善兵,围,护,依靠便击溃奴贼,哪,”

刘綎岗,继续

枉跟西!辽镇,为父讲,,咱柏,找丁,沈阳,援,沈阳骑兵,杜松,杨箱底西!”

,咱士兵饷,!”

刘招孙闻喜,父肯舍弃钱财,末武份敬

辽镇为穿,显柏颇为

父,鲜兵灯,若!”

刘綎微微颔首,鲜兵

鲜兵宽甸此缓慢,途艰险,便拖延,

?”

刘綎脖颈

刘招孙忙摇鲜兵杀掉

父,孩鲜兵帅姜弘乃一介,畏惧虎!贪财,喝兵血、粮饷,辽镇帮丘黑,鲜兵嚷嚷闹饷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